苏安娜回到了秘书室,看到大家都在认真工作。

   她便用手拍了拍桌子,吸引到其他几个秘书的注意力以后,才故意夸张的说道“喂,给大家讲个大八卦,刚才我看到代理总裁在训斥夏总监哎!她竟然还说夏总监的竞标书不完善。真是搞笑。咱们公司哪个不对夏总监的工作能力心服口服?就她那样的一个职场新人竟然还对夏总监指手画脚,天啊,真觉得她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

   其他两个秘书听到苏安娜的描述,忍不住偷偷捂嘴笑了。

   唯有n依然在对着电脑,继续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

   秘书打了个呵欠,顺便拿出粉扑,对着自己的脸蛋补了个妆,然后插嘴道“她还真以为坐上那个位置,就成为总裁了啊?那位置能是那么好坐的吗?”

   “谁知道呢?但是看她签了不少文件和合同,也有认真看竞标书,但我觉得她是在装。”

   秘书则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猜测性的说“咱们总裁那么神话般的一个人物,他老婆肯定也有真材实料,豪门世家谁会娶一个无脑的女人做老婆?何况,我看代理总裁在建筑设计方面,的确有一定的天赋,那她做生意方面肯定也差不到哪儿去,应该也是个有能力的女人。”

   苏安娜白了秘书一眼“得了吧!就她那样娇气的还有能力?你们不知道,有几次我去总裁办的时候,就看到那女人坐到总裁的大腿上,衣衫半露的勾引工作中的总裁呢!你说咱们总裁那么禁欲系的男神,怎么会看上那种恶俗的心机女?”

   接着,苏安娜又鬼鬼祟祟的望了眼四周,看没有人进来,这才压低声音道“我听说总裁将自己百分之九十的财产部都留给了那个女人,正常来说,他大部分财产应该留给自己母亲或者孩子吧?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女人偷偷的改了总裁的遗嘱?”

   “,!”秘书张大了嘴巴“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如果真的改了总裁的遗嘱,那这女人也实在太有心机了,不敢置信!”

   秘书则有点不敢苟同“应该不会吧?遗嘱有那么好改的吗?况且,她还怀着总裁的亲生骨肉,你看马上就要临盆了”

   苏安娜继续八婆道“这可不一定,说不定总裁的死,都跟那个女人有关呢!”

   手捧向日葵黄色裙子美女唯美户外图片

   一直没说话的n,重重的用笔敲了敲桌子,不悦的提醒其他几位秘书“现在是上班时间,大家都很闲吗?你们在这里偷偷嚼代理总裁的舌根,被她知道了有什么后果,相信你们都明白。看样子是代理总裁给大家安排的工作太少了”

   n平时跟阮白接触的较多一些,她眼中的阮白,温柔礼貌,善解人意,好相处的不得了。

   跟她们口中的心机女完不一样。

   她实在是气不过几个人对阮白的指指点点,便开口了。

   办公室瞬间恢复了安静,秘书和缩着脖子不敢说话。

   虽然她们几个是同级秘书,职位不分高低,但因为n手段八面玲珑,再加上工作能力更强的缘故,她在总裁面前比较受宠,说话还是蛮有分量的。

   唯有苏安娜不屑的瞟了n一眼,这个马屁精,以为自己在阮白面前献殷勤,就能高升了吗?做梦去吧!

   公司不被那女人倒腾倒闭,都要谢天谢地了。

   夏蔚从总裁办出来,脸色阴沉密布,阮白竟然嫌她做的竞标策划不完善?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指责她,包括总裁,他也只会给她提提意见而已。

   呵,那女人甚至还夸下海口,说要拿下龙湖的地皮。

   她倒是要看看,那女人如何跟如狼似虎的薛氏集团作对,她等着到时候看她被啪啪打脸!

   十点的时候,集团股东大会正式开始。

   董子俊事先已经将慕少凌的遗嘱,向董事会公布。

   阮

   阮白接任代理总裁的事,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炸的某些想夺权的元老措手不及。

   今天是代理总裁第一天上任的日子,所有的股东都过来了,大家一大早就在会议室等候。

   此刻,会议室的气氛肃穆而沉闷,众股东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阮白故意迟到了几分钟,等她进来的时候,董事会的人,已经部到齐。

   看到挺着大肚子的阮白走了进来,并坐到最的位置,很多人都面露不屑。

   朱振雄第一个从鼻腔里出冷哼,阴阳怪气的说“我说慕太太,所有的人都在等你,你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就这样如何带领集团?还是回家奶孩子去吧!”

   他的话刚落,便惹来众人的轰然大笑,其他跟朱振雄沆瀣一气的,开始七嘴八舌。

   “慕总可是一个时间观念极强的人,他从来不会迟到一分钟,女人果然爱磨磨蹭蹭!”

   “你是故意拖延时间吧?是不是连股东大会讲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是这样,那你大可以不来参加!”

   因为

   慕少凌已故,他们口无遮拦的讽刺着阮白,一点也不顾忌她是总裁夫人这个事实。

   再说,看这女人孱弱的随时要倒下去的模样,他们可不认为她有能耐,把他们怎么样。

   慕睿程焦急的望着面无表情的阮白,突然有些后悔将她卷入这样的漩涡。

   要不是他能力不济,何至于让自己的嫂子在公司受到羞辱?

   如果手里有胶带,他恨不得将这些倚老卖老的股东的嘴,都封缠起来!

   众股东们你一嘴我一嘴的,心里却有着各自的小九九,有的是想夺权,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有的则想将股权转让,趁着值钱抛售出去,另择出路而有的则暗中观察情况,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集团由慕氏展而来,股东大概有十个左右。

   有四个是慕氏元老级人物,而有三个年轻人则是跟慕少凌白手奋斗的伙伴。

   还有三个,则是后来融资集团的股东。

   而那些奚落阮白的,大都是跟朱振雄一伙儿的,另外那些跟慕少凌奋斗的年轻股东,则试探性的观察着阮白,暂时没有说话。

   他们真的很想知道,这个年轻的女人,究竟有没有那个能力,能担任得起集团代理总裁一职?

   我是堆堆,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