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444影院年龄确认欢迎

五色光华交织,封天锁地,实质一般的气息涵盖四野。

更有一股浩瀚宏大的心神意念自八方而至,以最为狂猛的姿态向着他镇压而来。

无处可逃,无所遁形。

巨掌之下,异邪道人周身骨骼‘咔咔’作响,细密的纹路瞬间遍布全身。

异邪道与其他宗门修行而成的元神不同。

其根本在于七十二大法,一门大法成,则平添一道神通,七十二门大法成,便身兼七十二神通,于元神真人之中也堪称绝顶战力。

但是异邪道覆灭之战,他的七情妖鬼,极恶木魅,五阴骷髅妖等等外道神通全毁,炼魔尸魃被打的半废,唯一不曾损毁的白骨人魔此时也做了他的元神寄托。

纵然身怀异宝,此时竟然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巨掌拍碎祭坛虚影之后。

轰然落下。

“又要死了……”

异邪道人心中泛起无尽的不甘。

挣扎了这么多年才换得复生之机,一出世有要死?

白皙朵朵甜甜的笑

这岂不正应了那天机道人所说?

命运,果真不可逆吗?

轰!

地动山摇,烟尘四起。

巨掌离地丈许骤然收力,余波震碎大地,震断了异邪真人满身骨架,在他惊愕之中,将他握在掌中。

…….

呼呼~

天边亮起鱼肚白。

一片废墟之中,黄狗吃的肚圆,难受的仰面朝天大喘气,妖鬼好吃,却难以消化。

安奇生缓缓落地,一拂袖,群山间地脉嗡鸣,平息了沸腾翻滚的气浪地层。

“呜~”

黄狗艰难的翻了个身,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东西,不能乱吃。”

安奇生看了它一眼,心下摇头。

它的体魄经由一次次洗练,加之其有意的培养,已然超越等闲大妖,爪牙不但锋利还有破邪之能。

一年前孙启都已不是它的对手,这些妖鬼之中没有几头强大的,自然伤不到它。

只是伤是没伤到,却险些自己把自己撑死。

只能说,力量有了,心灵却还是难摆脱犬类的习性。

“老爷……”

黄狗可怜兮兮的打了个饱嗝,鼻孔都喷出阴气来。

“你啊。”

安奇生随手一弹。

砰!

黄狗又跌了个四脚朝天,张口喷出一道道黑烟来。

那道道黑烟之中有鬼面浮现,发出狰狞嚎叫。

安奇生随手一捏,那道道黑烟哀嚎着又被他握在了掌心,这些妖鬼没有什么大用,其本质扭曲,尽是癫狂,连沟通都不能。

不过,却也有些用处。

黄狗这才好像活过来一样,人性化的露出一丝舒坦:

“俺以后,可不这样了…….”

安奇生也懒得理会这傻狗子,心中一动,一架白骨已经从天而降,跌落在面前。

这具白骨远看似与白骨人魔一模一样,但细细看,就能看出,这不是纯粹的白骨。

那每一寸白骨之内,都有着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血红线条,穿插在骨头之中。

正因这些血红线条,此时这具白骨遍布裂痕,却还是不曾散架。

呼~

黄狗翻身跃起,却是已然忘却了之前的教训,看着那白骨,口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

它踏出一步,感受到安奇生的眼神,顿时趴在了地上:

“老,老爷,俺,俺就是牙有些痒痒……”

狗改不了吃屎。

安奇生心中摇头,却也知晓。

这是因为他多次洗练这狗子的血脉,让其筋骨生长太快,不自觉的想要磨牙,并不是真的馋骨头。

咔咔作响声中,异邪道人动了几次也不能起身,索性放弃了挣扎,阴冷道:

“你,是什么人?”

栽了就是栽了,他倒不是输不起,只是他不甘心,这个人身上既无香火之气,又无道,佛,妖,鬼,邪的气机,到底是如何这般强横的。

是的,强横。

他很清楚,此人身上无有雷火灼烧的纯阳之气,更没有元神成就的圆满之光。

无论他修的哪一道,都至多是炼成神通的真人罢了。

但他自己,纵然此时孱弱至此,但到底是元神,能够拿下他的真人,何止是强横?

“幽冥府君都已不在,你多半没有下幽冥告我的机会了。”

安奇生淡淡说了一声,一伸手,虚空荡起涟漪,阵阵阴煞之气翻滚汹涌而出。

一方古朴斑驳的小巧祭坛就被安奇生捏在了手中。

“你!”

异邪道人疯狂挣扎,咆哮起来:“还给我!快将祭坛还给我!”

他愤怒咆哮,心中头一次浮现了恐惧。

这祭坛是他少年之时得到的奇遇,在修行之后,更是第一时间将其炼入了本命之中,纵然是同为元神真人,也没人能在他不同意的情况之下抢走这祭坛。

但此时,他感受到了本命的切割。

这个白衣道人,不知以什么手段,割裂了自己本命与这祭坛的关联!

“元神也会恐惧吗?”

安奇生捏着那古朴祭坛,眸光漠然的看了一眼异邪道人,随即庞大的心念镇压,将其元神封镇在了白骨人魔之中:

“慢慢品味恐惧吧。”

异邪道七十二门大法,任何一门,都要以海量的人,兽精血魂魄为养料。

他之前碰到的那白骨子,以迷神香引诱村民已然算是行事平稳的了,那一具白骨人魔,也先是以其父亲活生生祭炼,之后吞了数百人的气血精魂而成。

这异邪道人,可是修成了七十二门邪法!

死在其手中的人,兽,何止千百万?

自然,没有那么容易放过他。

“老爷,您,您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黄狗的尾巴又竖了起来。

“一件……独一无二的奇物。”

安奇生打量着手中的迷你祭坛。

这祭坛与地宫之中的那方祭坛差距不大,只有细微处有些诧异,那就是,这迷你祭坛之上的纹路更为浑然天成,更为神秘。

随着他的目光垂流,关于这祭坛的信息也浮现在他的心中:

【消耗道力一万点】

【置换天平(又名有求必应祭坛)之一,等级,五星级奇珍】

【来自蛮荒大世界地幽界域,为星空楼主汲天地法则而成之物,抛之于不可知之地,用以定位,探索宇外大世界的奇珍之一,为星空楼主定位之锚点之一】

【能力一:交换,取之一毛,还之一毫,以诸般物品献祭,可得其他置换天平的回应,换取宇外之物,且,会根据所在之界的法则而变化,趋同于本世界之法则】

【能力二:定位,锚点所在既吾之所在,终有一日,其主必达】

【评价:这是大能根植于宇宙置换法则所缔造之奇珍之一】

一万点道力!

这是安奇生开启道一图之后,所遇到需要消耗道力最多的宝物!

只是探寻其信息,竟然消耗了足足一万道力!

“五星级?”

安奇生心中一震,但此时,他终于捕捉到了一点。

五星级?

这个星级,意味着什么?

谁给划分的星级?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所铸就的王权剑,似乎也只是一星级,而且,是八柄王权剑合一。

【星级之划分,来源太过古老,已然不可知,亦或者,寻回其他道一图碎片可知】

【图主未曾询问,故而未曾显示】

道一图给予回应。

安奇生微微皱眉。

这道一图或许是残破太过,呆滞的尚且没有王权剑十分之一的灵动,任何信息非要询问才可得到,若不询问,从不曾有过一丝提醒。

就如这星级之划分,他早在刚刚得到道一图之时,就已经惊鸿一瞥过。

只是,当时未曾在意。

后来,因为进入久浮界之后,也未曾以道一图窥探到其他有星级的。

此时看来,竟是这星级评定标准太高。

以王权剑为例,王权剑为王权道人甲子修持所成,八柄合一可斩天人,并不是如天人神兵一般,接近天人而已。

若如此,天人应当才是一星?

“这星级,以什么为划分?战力?还是什么?”

安奇生心中疑惑更深。

不同的世界,修行体系是截然不同的,战力表现也是不同的,理论上是不可能划分等号的。

【道基】

道一图泛起光辉,文字再度变换:

【铸就道基者,手无寸铁亦为一星,若无道基,移山填海亦不入一星】

听着道一图给予的回应,安奇生还是皱眉。

道基两个字,蕴含的意义就太多了。

是百日筑基?

返本先天?

还是明心见性?

亦或者,统统包涵在内?

知晓了星级划分,安奇生通过道一图查看了一下自己:

【安奇生(道一图主)】

【寿元:24/495(玄星)】

【特长:大梦几千秋(一星级奇技)太极散手(一星级道武)太极道体二十四身神(一星级道武)…….】

【宝物:王权剑(八分之一)】

【此生轨迹:无可预料】

【道力:六十三万点】

【评价:五气朝元,三花聚顶,道基铸成,一星级】

不出安奇生所料,他自己并未跨越一星级的范畴。

而他之后又看了一眼躺尸的异邪道人,这位铸成元神多年的大高手,于道一图的评价之中,也只是一星而已。

至于黄狗,自然是理所当然的没有达到评价标准。

安奇生闭目,心中默念一个个名字,将来到此界,探查过的所有人一一置放入星级体系之中。

却发现,这星级果真与战力没有什么关系,评定标准很是诡异。

可惜,或许是因为道一图太过残破的原因,其关于星级的划分也是一知半解,信息散碎的厉害。

甚至于不知道,这星级的尽头是十星,还是百星,亦或者更多……

若要知晓更多,或许只有寻到道一图其他的碎片了。

只是,皇天界的那一块碎片。

若他所料不差,只怕就是幽冥府君持之以定轮回生死的‘生死簿’了。

虽然此时幽冥府君不在,但想要拿到手,只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呼~

安奇生一一尝试了许久,直到天色都渐渐亮起,才缓缓睁开眼。

晨辉破晓,大日初升。

不远处,数十个村民搀扶着那老村正,满是忐忑,复杂的走来。

黄狗懒洋洋的躺在地上,不时的瞥一眼白骨一般的异邪道人,口水流了不知多少。

“多谢道长为我等除此妖魔!”

一众村民来到近前,呼啦啦跪倒一地,叩首不已。

黄狗不屑的看了一眼这些村民,又低下头,舔起了自己的爪子。

一拜,

二拜,

三拜,

……

一众村民直磕的头晕眼花,安奇生还是没有出声。

还是那老村正,实在是受不了,恭声开口:

“道长,我等此来,是要恳求道长一件事,只是这事,有些无礼……”

安奇生眸光幽幽,对这些村民的心思洞若观火,闻言,淡淡道:

“既然知晓是无礼,就不必说出口了。”

呃~

那老村正面皮一僵,突然伏地大哭:

“道长,您是仙人,您是高高在上的仙人,我等只是地里的蝼蚁,求您帮帮我们,帮帮我们吧…….”

他这一哭,其他的村民也全都大哭了起来。

这来的还有大半是村妇,此时哭将起来,那可真是不逊色于鬼哭狼嚎,远处一头猛虎听的就吓得狼狈逃窜。

只是安奇生仍旧不为所动,只是眼神越发的冷漠了。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一个村妇猛地起身,向着安奇生哭喊起来:

“你!你杀了山神,你,你必须帮我们!”

其他的村民也全都叫嚷起来,似乎安奇生的沉默,让他们有了底气,甚至于忘却了他们从来顶礼膜拜的‘山神’都被这白衣道人擒下了。

吼~

黄狗忍不住低吼一声。

好似闷雷也似的吼声顿时吓住了这些村民,一个个跌倒在地,乱成一团。

好半晌,那老村正才在村民的搀扶下起身。

他看了一眼满是裂痕的白骨架子,涕泪横流:

“道长,我们久居此地,已经没有了外出生存的能力,您杀了杀神,就是杀了我们啊!你若是不帮我们,我们迟早还是一死。

与其被野兽啃食,被饿死,倒不如你现在就将我们隐雾村两千人一并杀了吧!”

“你将我们一并都杀了吧!”

“杀了吧!”

“早晚都是一死!”

其他村民哭的哭,叫的叫,嚷的嚷,乱糟糟一团。

安奇生冷眼旁观,直到这些人哭的嗓子都哑了,声音都低了下去。

才缓缓出声了。

只有一个字: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