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se软件

一抵达熙园,滕九延顾不得什么,一阵飞奔就冲到2楼主卧。

他急不可耐地就开始开始了一场新的战争。

在金熙熙被折腾得快要散架时,他才放过她。

而这并不是终结。

滕九延忽然就变着法子折磨她,连续三天不停空地需索。

金熙熙感觉快要被他掏空了身子。

她忍无可忍,最后跑到网络上发了一个帖子,寻求帮助。

帖子标题:三十五六的男人夜夜索求无度,是不是不正常?

底下一群人都回帖。

空空儿:女人30如狼40如虎,男人最强壮的就在2030,都356了,老男人一枚还这么索求无度,应该是激素分泌出了问题。

窈窕一只花:不用说,这男人多半看片看多了,爱惜生命,远离老男人。

君子兰:也许是他看自己年纪大了,想固宠,你还是小心一点,这么拼,万一把身体给拼折了,你就要守活寡了。

如花似玉红酒妹妹很俏皮

……

底下一大群的言论,处处戳痛滕九延的心口。

他无意中瞥见金熙熙打开忘记叉掉的页面,万箭穿心,莫过于此。

夜暮时分。

金熙熙洗澡后,身心都在忐忑。

想到昨晚上,她人都快要虚脱了,他还不放过自己。

今晚会不会继续……

一想到那种可怕的事儿,她有点发抖。

浴室门被打开。

金熙熙打了个激灵。

滕九延裹着浴巾出来了。

他一双冰寒刺骨的眸子,染满水雾,变得不透彻。

金熙熙心底的紧张不言而喻。

滕九延缓缓走向她,一步步而来。

等他抵达她身边,手臂一伸。

本能的,金熙熙后退了一步。

他压向她,将她抵在床上。

金熙熙闭上双眸,不敢看他,更不敢去撩他,规规矩矩的别提多小心翼翼。

预期的热吻没有落下。

滕九延湿哒哒的唇瓣在她额头轻轻印下一道温润的吻。

一道天籁之音从她耳边充斥而来。

“乖乖睡觉!”

金熙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种天籁会是从滕九延的嘴里出来的。

她转过脑袋,看向不知何时闭上眼眸的滕九延。

他挺拔的五官,深邃突出。

侧颜亦是帅气到不行,透着说不出的魅惑之感。

金熙熙一脸愕然。

“那个”

不做了吗?

“睡觉,别胡思乱想。”滕九延闭着眸子,语气波澜不惊。

金熙熙咂舌。

谁胡思乱想,他就知道她在胡思乱想了吗?

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吗?

看起来挺不正常的。

不过,他不动作,她更开心,自然是很快就睡着了。

等着她睡去,滕九延闭着的黑眸缓缓睁开。

一双沉着似海的眸子,紧紧落在她身上。

鼻息下是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香气。

滕九延神魂都在震动。

不由自主地,脑海里浮出一个词汇来:老男人……

他比她大几岁而已,怎么就是老男人了?

看着她对他不厌其烦,他心底别提多焦急。

既然这一招不行,他就换一个。

主意一定,他就走到卧室边,拉开一个抽屉,手指间夹着一根明晃晃的针。

金熙熙这次回来后,就特别地注重安。

就算是跟他在一起,基本上都吃古灵为她准备的药。

每次看她吃药,滕九延心底别提多不舒服。

天亮时分。

金熙熙睡饱了,滕九延也休息够了。

他忽然翻过身来,将她压下,唇齿间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早上的运动,别提多有滋味了,你觉得呢?”他嗓音戴着深深的蛊惑,好像夜鹰在她脸面上逡巡。

“不,我一点都不觉得。”金熙熙想起来。

奈何,滕九延已经不让她再爬起来。

金熙熙已经感觉男人虎视眈眈了。

才好了一个晚上,老男人又开始作妖。

她恨不得把他踹下床去。

谁知,滕九延就要进去了。

金熙熙大急:“等等,我得先吃药。”

这时候,滕九延手指一勾,从床垫下勾出一个小小的正方形袋子。

“你别吃药了,药吃多了,容易发胖,对身体不好,我委屈点就够了。”滕九延道。

说着,他就包装了起来。

这一回,金熙熙以为他又要开始疯狂作战,没想到就来了一次。

他就放过了她。

不过,他却赖在她身体里。

金熙熙叫:“出来。”

“不要。老子得回味一会儿,反正带着东西,又不会弄脏床单。”某爷无赖地道。

“……”金熙熙。

她能说,他要压死她了吗?

这家伙这段时间疯狂锻炼,肌肉更发达,跟铁棒子一样,重得她难以重负好吗?

某男毫无所觉,依旧得寸进尺地不愿意出来。

就这么熬了半小时,他终于善心大发,放过了她。

金熙熙眯起眼,一脸不善地瞪着他。

好半晌,她道:“你再这样,麻烦大叔滚回自己的老窝,别赖在我这里。”

大叔

滕九延语气一窒。

他骤然就抵住她,脸色黑臭黑臭的。

“你说谁大叔?”

“谁怕被喊大叔,谁就是大叔。”

滕九延热烈的气息喷在金熙熙脸颊上,一道又一道热气轰轰的暖意迎面扑来。

金熙熙看着他,说道:“你是不是担心你年纪大了,被别人嫌弃?”

想在她身上证明他还年轻。

沉默袭来。

“其实你不用证明什么,大叔有大叔的魅力,成熟稳重,比四年前,你更添了几分岁月的魅力与厚重,这是花钱都买不来的好处,你说你做大叔有什么不好的?”金熙熙道。

滕九延晦暗不明的眼神落在她脸上,似乎在寻找谎言的痕迹。

“别不信,我还就是喜欢大叔呢,够n,够男人,又够成熟理智,比毛头小子不知道多出多少魅力来。你就是我的菜啊。”她笑道。

爽朗通透的笑声里,是她淡淡的仰慕。

滕九延体会到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

他握住她软乎乎的小手,低声道:“好,老子信你一回。”

再相信她,也不如让她再次怀孕来得可靠。

滕震霆在这里的几天,抵他赖在她身边半月的。

看来,唯一能绊住她身影的,唯有她自己生的骨肉才行。

今年生一个,明年再生一个,大后年……

反正他有的是能力把孩子拉拔大。

他就是要她一直生下去,永远留在他身边。金熙熙并不知他心思翻滚的想法,若是知道他在用的小正方形上动了手脚,估计早跳起来吃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