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tato官方最新版本下载

此为防盗章, 订阅前文可破

一旁的艺术叹气道:“唉,算了, 反正是你的任务,我也操不来心,你开心就好啦!”

阿喵笑了笑, 说道:“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谢谢啦,不过这就是个普通任务而已。”

“城北有一个农场,养猪的大叔让我帮他去森林里挖地薯喂猪, 但是他没给我道具,我不敢用法杖刨地,就打算来城南看看有没有铁锹卖。”

还以为能听到惊天大秘密的戚秦:“……啊?挖地薯任务为什么要保密啊?”

阿喵:“所以我都说了……”

艺术不高兴地凑上来道:“隐藏任务怎么可能一开始就告诉你们是隐藏任务呢?肯定是要自己去发掘线索的啊, 你们想想, 森林里为什么会长地薯?那个大叔又为什么不给阿喵工具?”

季玄一根本不搭话,只有戚秦傻了吧唧地问道:“为什么?”

艺术道:“我怎么知道,这都是疑点啊!”

戚秦求助地望向季玄一。

季玄一也有些无语, 这妹子好像有点傻。

阿喵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这是不是隐藏任务我不知道,但是经验一定很多, 你们如果也要去城北的话,可以一起来做这个任务。”

粉色棉衣雪中美女明眸皓齿唯美高清写真

季玄一说道:“可以, 不过你们买到铲子了吗?”

阿喵说道:“我本来是打算去交易行看看的, 结果摆摊街上就有人卖, 不晓得是他自己做的还是上哪弄的, 看起来还挺结实。”

“够四个么?”

“正好四个,”艺术从包里掏出两个铁锹分给季玄一和戚秦,说道:“因为不知道那人卖的东西质量怎么样,所以多买了两个备用。”

看上去确实挺结实的,季玄一接过来一看,灰色物品,[杰克大叔家的铁锹]。

季玄一:“……”

看来是摆摊那人从npc家后院顺的,空手套白狼还行……

不过看艺术她们的样子,应该没花多少钱。

季玄一沉默了一下,把铁锹收到了背包里,正要说话,又一队万事风雨的人瞪着眼,凶神恶煞地从街那头走过来了。

“恶……”艺术发出夸张地干呕声,一把抓起阿喵就跑,口中说道:“快走快走,我们去城北,别在这里呆了!”

绿林城的面积很大,但横亘在中间的森林足足占去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地盘,也不知道绿林城的城主为什么会在城里种这么大一片森林,难道就为了契合这座城市的名字吗?

季玄一无法理解。

从城南到城北,这座森林里有很多条路,但是大多不怎么好走,从树上长年累月飘下来的落叶堆积在地面,一踩一个坑,偶尔还会有小虫子跑出来,地图刚开放的时候逼疯了很多怕虫的玩家,好在后来最常用的两条路被玩家清理出来了,落叶被扫到一边,露出还算坚硬的地面。

这两条路一条是通向城北最近的路,另一条,则是通往森林中刷怪点的路,因为使用频率的关系,前者总是会布满一层落叶,而后者虽然总有玩家沿途丢下不要的垃圾物品,但总的来说比前者要干净一些。

不过阿喵从城北来城南的时候已经沿路清理过一次路面,所以季玄一他们到的时候路上看起来还挺干净的。

阿喵带着季玄一他们走进森林,说道:“城北的人很少,都是图清净才在城北升级的,平时也几乎不去城南,不过说实话,想要把等级升到可以离开绿林城的级数,后面还是得去城南做任务的,不然就只能去刷怪点抢怪了,那里有好多万事风雨的人。”

季玄一看了阿喵一眼,顺势问出了早就想问的话:“绿林城这么大,万事风雨才几十个人,虽然确实横了点,但也不至于这么多人讨厌他们吧?”

不等阿喵说话,艺术抢先道:“绿林城大是大,但是现在这个等级,资源总的来说就那么两种,升级的,挣钱的,不管大小,万事风雨总要插上一手,还有几个人特别无赖,占小便宜,仗势欺人,时间长了,当然就都讨厌他们了。”

阿喵笑道:“不过城北没什么资源,万事风雨也就最开始的时候来过几次,后来就不来了,所以城北的人虽然知道他们,但是都没什么感觉,我今天也是被那个骑马的人吓了一跳呢。”

艺术纠正道:“骑马的人渣。”

阿喵从善如流:“好的,骑马的人渣。”

季玄一:“……”

离开森林之后,立刻就可以看出城北与城南的区别,城南有很多街道和建筑,人来人往,而城北就完是一片宽阔的平地,只有道,没有街,建筑也都是低矮的木屋或者石屋。

戚秦奇怪道:“明明是同一个城,隔着一个森林而已,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区别?”

阿喵摇头:“我也不知道,做任务的时候npc偶尔也会提到城南的事情,应该是知道城南是什么样的情况,但从没见他们有对城南的负面情绪……”

戚秦猜测道:“可能他们跟你们一样,喜欢清静才住在城北。..co

也有可能是还未开放的剧情相关设定,季玄一在心里补充道。

艺术完没在意他们在讨论什么,兴高采烈道:“农场在哪边?我们先去找npc吧!”

知道对方还没放弃隐藏任务的想法,阿喵无奈,只好先带路,路上四人接连遇到几个慢悠悠做任务的玩家,那种感觉就像是退了休每天喝茶逗鸟的老年人一样,十分神奇,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佛系玩家吧……

想来也是城北人少,所以大家都认识,他们看见阿喵时还朝她微笑点头。

阿喵跟他们打完招呼,忍不住对另外三人道:“其实想想,满级以后再回到这里生活也不错呢。”

这回除了不明所以的戚秦点了点头之外,季玄一和艺术都假装没有听见。

阿喵:“……”

算了,人各有志。

阿喵口中的农场很大,其中鸡鸭牛羊猪一样不少,都各自分了地盘圈起来,由各个npc负责,养猪的那个大叔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npc,毫无特点,艺术看见他的时候失望得不行,多半是觉得自己隐藏任务的猜测可能要落空了。

季玄一走上前去对话道:“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养猪的npc看了季玄一一眼,干脆地说道:“没有。”

季玄一一愣,看向阿喵。

阿喵也愣住了,这难道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的任务吗?

艺术再一次兴奋起来:“这是隐藏任务!”

阿喵想了想,上前对话道:“山姆大叔,我的朋友可以来一起帮忙挖地薯吗?”

季玄一看了看阿喵,又看了看nppc用完不同的态度朝阿喵露出一个和蔼的笑,说道:“当然可以。”

与此同时,三个人都接到了协助任务,[帮助山姆大叔收集饲料]:森林中的地薯0kg/80kg。

“一百六十斤,这么多?”季玄一忍不住说道。

阿喵无奈道:“所以我才会说经验一定很多,你和天下要是不来帮忙的话,我和艺术可能得挖上一两天呢。”

戚秦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天下是指的自己。

艺术则是完不在意数量的问题,只是激动地抓住阿喵道:“是隐藏任务吗?是隐藏任务吧?”

“不是哦。”

“诶?”艺术一脸懵逼。

阿喵笑眯眯道:“这种协助任务城北之前出现过几次呢,大家都互相帮忙做过,不是什么隐藏任务啦。”

有这种事吗?!艺术满脸震惊,回过神后差点哭出来了:“城南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任务啊,会不会是你搞错了?”

阿喵摊手。

季玄一掏出铁锹,说道:“别管隐不隐藏了,接了任务就去做吧,八十公斤的地薯,就算加上我们两个也够呛,想今天完成的话,最好抓紧时间。”

艺术这才蔫儿蔫儿地应了一声,路上的时候,又忍不住抱怨道:“地薯就是红薯吧?森林里怎么可能会长这种东西呢,居然不是隐藏任务……”

阿喵无奈道:“快醒醒,这就是个游戏,地里长地精都不奇怪,别说森林里长红薯了。”

到了任务箭头指示的地方之后,季玄一发现森林里的那些植物长着的确实是红薯的叶子,他小的时候家里的院子里种过。

绿油油的叶子一片片连着,绕开了粗壮的树木,爬满了目所能及的所有地面。

不过这种东西确实不应该长在这里,可能是设计师懒得再虚构一种植物出来了,所以干脆原样搬到这里?

季玄一踩着铁锹掘起一层混着落叶的泥土,残枝断叶下,红薯肥大的根茎立刻露了出来。

季玄一眨了眨眼,似乎想到什么,又模模糊糊摸不清楚,只好道:“我们开始做任务吧。”

季玄一淡定道:“你就是,你就有。”

戚秦:“qaq!”

不过闹腾一会儿就完了,看够了戚秦手足无措的样子,季玄一拍了拍小腿的肩膀,说道:“别闹了,我和他的任务还没有交,你自己也升级去吧。”

从刚刚买地图的时候小腿就看了出来,季玄一其实才是做主的那个,当下便松开了戚秦,对季玄一道:“哇,升级……小季你说的容易,你是不知道,绿林城的任务有多少,我离开新木很早,但都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星期了,才二十二级呢。”

这也正常,新木的刷怪点并没有被除了小花他们之外的人发现,一开始的玩家大部分都是十六级接到任务就离开了,一路走到绿林城,也就二十级多一点的样子,等级不高,任务做的吃力,升级效率自然也就低了。

“没去刷怪吗?绿林城有刷怪点吧?”季玄一问。

虽然小腿浪费了很多时间画地图卖地图,但如果刷怪刷得勤的话,肯定不至于现在才二十二级。

谁知道小腿理直气壮道:“刷怪多无聊啊!我是来体验中二之力的,又不是来搬砖的!”

“再说了,那些刷怪刷的勤的,现在也就二十五六级而已,”小腿感叹道:“要我说,还是隐藏任务升级快,听说等级榜第一的云中涧大佬,就是运气好,连着触发了好几个隐藏,结果直接飞升了!”

季玄一不置可否,隐藏任务的经验确实多,但是想完成可不容易,况且那个叫云中涧的他也知道,都四十级了,除了隐藏任务之外,估计怪刷的也不少。..cop> 小腿说着,看了看季玄一的等级,吓了一跳:“你怎么都二十四级了?!你不是才来绿林城吗?”

季玄一面不改色道:“嗯,我们在新木找到刷怪点了,刷满了才来的。”

“哦,难怪你们来的那么晚……”小腿恍然大悟:“那你们现在要干什么去啊?”

“去找城主。”

“我给你们带路啊?”小腿热情道。

季玄一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你还是升级去吧,不然该跟不上大部队了。”

小腿的脸上写满了拒绝。

季玄一冷酷地无视了他,带着戚秦走了。

小腿没跟上来,想来是去做任务了,毕竟体验生活是一回事,但游戏世界中,只有升级才能体会到更多乐趣。

绿林城确实是个适合养老的城市,环境很好,阳光,树荫,微风,绿化更不用说了,现实中如果真的存在,必定是个五a级景区。

唯一不那么让人满意的就是其中的任务十分繁杂琐碎,经验也只是零零散散地给,也许是官方的意思就是想让玩家多体验体验这里的生活。

意识到在这个城里大概没有可能快速升级了,又没那个胆量直接出走,在没有任务指示的情况下环游世界去,不少玩家干脆就直接弃疗了,一边慢慢升级,一边还在城里学着npc摆起摊来。

季玄一和戚秦一路走来,除了npc开的各种杂货店外还看到不少有趣的玩家摊贩,除了最常见的套圈游戏,还有唱歌或者跳舞卖艺的,什么剑士胸口碎大石,弓箭手蒙眼射飞镖……

季玄一面无表情,戚秦倒是看得兴致勃勃。

不过总的来说,这个城还挺有意思。

季玄一和戚秦走过最热闹的那条街之后,就快到了城主府了。

城主府的守卫没有城门口的多,但是明显更加魁梧,穿的是重甲,脸也被头盔遮住了,虽然看不见表情,却能感受到森森的杀气,季玄一估计对方平a一下能秒五个他。

戚秦走近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走在前面,把季玄一护在了身后。

季玄一没有出声,输出保辅助的意识是需要时刻培养的。

他们进去之后就有仆人npc接过了他们的羊皮纸,然后把他们一路带到了另一个衣服比较华贵的npc面前。

季玄一看了一眼,发现这个npc是城主府的管家。

管家朝他们笑了笑,说道:“城主事务繁忙,就由我来招待你们。”

季玄一挑眉,一个npc有什么好繁忙的?

管家又笑着说了一番套话,便道:“那么就请在绿林城中好好游览一番吧。”

话说到这里,羊皮纸上的任务完成了,而且也没有出现新的任务,意思就是让他们自己去城里做任务升级。

季玄一和戚秦对视一眼,离开了城主府。

“虽然这个城里挺热闹的,但是城主看起来官架子挺大的?”戚秦忍不住说道。

“游戏设定嘛,”季玄一说道:“我不生气。”

戚秦:“……”

戚秦转到季玄一旁边看他,发现对方的眼里果然已经带上杀气了。

不过这个程度还算轻,只是被糊弄一下而已,当初在新木镇被镇长鄙视的时候季玄一差点就对npc动手了。

戚秦战战兢兢道:“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季玄一停了下来,从背包里掏出小腿给的地图,发现展开之后这地图大得活像块地毯,不过大有大的好处,地图画的十分清晰,有的好玩的地方还被画了q版的npc头像和简单的词语标注。

季玄一找了找,指着一个金币标志道:“这个吧,交易行,我想先去这里看看。”

戚秦看了看,迟疑道:“可是从我们这里去交易行要经过的这条街被画了骷髅头,上面还说新人尽量别往这里走,什么意思?那里有什么危险吗?”

季玄一眨了眨眼,说道:“不知道。”

“那我们要不要绕路?”戚秦问。

“不绕。”季玄一回答得十分干脆。

也是,季玄一看起来也不像是会绕路的人,应该说看到这样的标示,他会更想去看个究竟才是。

戚秦对于季玄一的决定是不会反对的,他学了这么多年武,虽然脾气好,但也不是怕事的人,两人就直接往那条街上走了。

绿林城很大,适合摆摊的街当然也不止一条,季玄一和戚秦路过的这个地方就和他们之前看见的那条街一样,有很多npc在这里开店,按理来说,也应该很适合玩家摆摊才对,但是放眼望去,这条街上别说摆摊了,基本上连闲逛的玩家都没有,大多数都是跑任务的人。

本来这才应该是正常的景象,但是有之前那条街的对比,再看这里,就难免让人觉得有些怪异了。

季玄一左右看了看,好像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正准备就这么过去呢,就听见一声特别浮夸且荡漾的呵斥。

“驾!”

季玄一:“……”

一个手持银白色□□的轻甲骑士十分骚包地骑着白马,满脸轻佻地从街的另一头踱步过来了。

那个人长得其实不算丑,至少比小腿痉挛好看多了,但那副表情实在太欠揍,季玄一已经下意识地掏出了法杖。

不过季玄一最终还是没有动手,毕竟在他眼中欠揍的人多了去了,挨个杀过来没那个时间。

路上做任务的人有不少都惊讶又羡慕看着那个骑士,有的女孩子眼里都放光了,不过也有不少人面无表情,眼神跟死了一样毫无波动,甚至还带着点嫌弃。

前者一看就是才来没多久的新人,后者都是见怪不怪了。

季玄一又看了那个骑士一眼,发现对方的眼睛下面有一个银白色的图案,不知道是纹身还是什么,样式挺标志的。

季玄一走近了一点,定睛一看,发现那个图案原来是四个字拼成的。

万事风雨。

原来这个完成了隐秘任务的骑士就是万事风雨的人。

季玄一皱了皱眉,不是很想管这个破事,毕竟对方没有惹到他身上来。

那个骑士一边骑着马慢慢踱步,一边居高临下地左右看着路上的行人,忽而眼睛一亮,驾着马快走几步,到了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女牧师面前,弯下腰,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骑士礼,翩翩道:“这位美丽的人儿,愿意与我同骑吗?”

季玄一:“……”

妈的,好恶心。

不过那个女孩儿就不一定这么觉得了,她整个脸都涨红了,不知所措地看着那个骑士。

季玄一还未有动作,就听见旁边一个女孩子从鼻子里“嗤”了一声,低声骂道:“人渣!”

hp-1-1-1-1-1-1……

伴随着死亡时的惨叫,小怪血条见底的同时,季玄一手中的木质法杖也终于不堪重负地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

季玄一:“……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它只是一根新手法杖而已。

在科技迅速发展的时代,技术上的突破终于让游戏从vr跨入了息的领域,虽然季玄一所在的c国本国的技术还没有那么成熟,但是国外的游戏公司已然推出了第一款息网游——《域》。

沉迷网络游戏的季玄一当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只不过往常打打杀杀的游戏生涯让他对做一个输出有了抵抗心理,所以在这次游戏中,他破天荒的选择了最不为人所看好的辅助职业,术士。

术士并不同于牧师之类的纯治疗性辅助,而是作为一个buff型辅助,既可以保护队友,又可以协助队友进行进攻的存在。

季玄一往常都是独行侠,他深切地觉得需要改善一下自己的脾气,多交交朋友,当一个会被无数输出抱大腿的辅助再好不过了。

不过这种一生只能有一个账号的息游戏,大部分人还是不甘心做辅助的,季玄一在术士新手村就没看见几个人,他又是个大学狗,被考试耽误了两天再上线之后,更是完跟不上大部队了,别说交朋友,连组队蹭怪都蹭不上,只能自己一个一个地杀。

然后问题就出现了。

术士这个奇葩职业,居然没有攻击性平a,第一个技能甚至不是治疗,而是诅咒。

“独行者的怨念”,效果是对敌对目标造成一点五秒的麻痹,随着技能等级的上升,麻痹时间会逐渐增强。

平心而论,这个技能虽然不算多优秀,但也不算坏,在玩家与玩家之间的战斗中,控制技能还是很重要的。

但是作为一个初始技能,在升级打怪的战斗中,这个技能根本没有卵用啊!它甚至没有伤害!

季玄一泄愤一般地从小怪的尸体上扒下它的裤腰带,将自己的法杖捆巴捆巴,勉强拼在了一次。

举起来一看,那根法杖从原来的“木质法杖[白色品质,魔法加5,物理加1]”,变成了“残破的木质法杖[灰色品质,魔法加1,物理加1]”。

季玄一:“日了狗了……”

刚出新手村就搞得这么惨烈,玩了这么多年游戏,对他来说还是头一回呢。

季玄一又从小怪身上扒拉下来两片铜甲,捆在法杖的前端,举起来一看,上面的标注变成了“奇怪的残破木质法杖[灰色品质,魔法加1,物理加3]”。

很好,以后他就是近战术士了。

当然是开玩笑的,季玄一暂时没有拿着法杖和人互殴的雄心壮志。

不过这个铁片挺有意思的,两片就是物理攻击加2,要是多绑几片会怎么样呢?

一个小怪身上只有两枚铜甲,季玄一看了一下自己的任务,击杀八个哥布林,还剩七个,他可以试验一下。

换上新装备之后,季玄一打怪的效率终于变快了,虽然麻痹效果因为法杖品质的下降变得只剩下一瞬间,但攻击力却上升了,一次能打掉三点血,不过即便这样,他也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做完任务,因为之后再往法杖上添加铜甲,并没有多的物理攻击增加。

不过也是,如果这么随随便便就能不停地加攻击效果,也就不用从其他渠道获得装备了,直接无限往新手装备上添材料就好。

季玄一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如果不断地往自己的法杖上加铁片会怎么样……

会变成流星锤,季玄一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我怕是刷怪刷傻了吧……”季玄一敲了敲自己的脑壳,整理了一下包里的物品,回去交任务了。

现在只是新手任务,打的怪等级都很低,所以他这样没有普通攻击技能的术士也可以用法杖自带的物理攻击杀怪,但是等到以后等级越来越高,怪的血量也会变高,他总不能每打一个小怪都跟人家肉搏一天吧?不然估计到这个游戏关服,他都没办法满级。

当务之急还是得找一个绑定输出,一起升级才行。

虽然心里的打算是改变脾气,交朋友,但季玄一对找绑定还是抱着抵抗心理,两个人做什么事情都必须在同一步调上,对方干什么他就要干什么,一旦分开就什么事也做不了……

想到这里,季玄一的脸色已经比锅底还黑了。

十分想大开杀戒一番。

好半天,季玄一终于冷静下来,把任务交了,一脚踏出了新手村。

《域》这个游戏,宣传中反复提及的一点就是没有传送阵,所有的地图都连在一起,几乎就是第二个地球,十分有真实感。

季玄一步行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才零星见到几个蹲在路边挖草的玩家。

一个穿着白袍的女生似乎是挖完了,站起身扶着腰扭了扭。

虽然息网游里并不会真的有腰酸这种感觉,但很多习惯大家都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

那个女生扭腰的时候看见了季玄一,愣了一下,脱口而出道:“术士?”

季玄一皱眉,不满道:“术士怎么了?”

虽然这个职业是很傻逼来着。

女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就是听说很多玩术士的人都弃游了,所以惊讶了一下。”

这件事季玄一知道,《域》还在预约阶段的时候,就已经有游戏论坛了,考完试他上论坛看过,好像是国外的消息流了过来,很多玩家发现术士这个职业后期也十分废柴,跟其他职业比几乎是被吊打,所以对游戏公司进行了抗议,然后被无视了。

不过对季玄一来说,没有废柴的职业,只有废柴的玩家,他并不觉得这个职业会完没办法玩,所以并不是特别关注这件事。

季玄一虽然脾气暴躁,但对女孩子的态度还可以,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就径直往前走了。

但这个女孩子似乎十分健谈,和一起挖草的几个人道别之后,就跟在季玄一旁边,十分自来熟地道:“看你的样子,才从新手村出来吧?法杖都成这样了,我也觉得术士这个职业需要改一改来着……”

季玄一觉得有点吵,但路就这么一条,总不能不让别人走,干脆大脑放空,不去听她在说什么。

几乎所有的游戏都是这样的套路,从新手村出来之后,到达的第一个地图都会是比较和平的地方,眼前这个阳光明媚的小镇就非常符合这个条件。

身边的女孩子叽叽喳喳了好半天,看要进镇子了,估摸着要和季玄一分头走了,便说道:“我叫一朵小花,是个牧师,你叫什么?咱俩这么有缘,加个好友呗?”

季玄一正打量着这个小镇的建筑,听见一朵小花的话之后忍不住问道:“???咱们俩很有缘吗?”

一朵小花认真地点了点头,理所当然地说道:“你路过的时候我刚好做完任务,当然有缘了!”

季玄一无语,见对方一脸不加好友不罢休的样子,只好开口道:“我叫季玄一。”

一朵小花闻言,眼睛一亮:“季玄一?你也是木玄一大大的粉丝?”

季玄一愣住了,粉丝?

不待季玄一回答,一朵小花随即又愁眉苦脸道:“不过最好不要取这样的名字啊,木玄一大大仇人很多的,而且他不喜欢跟别人打交道的,咱们自己圈地自萌就好了,不要去打扰大大呀。”

季玄一憋了半天,才开口道:“我不知道什么木玄一,这名字我随便取的。”

“啊?这样吗?”一朵小花愣了一下,随即说道:“那你要不要吃一下安利?木玄一大大很厉害的,他男粉也超级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