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视频有爱就要做出来app

♂? ,,

,最快更新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

小麦喜形于色:“嗯,想得真周到。”

嚼了两块烤羊腿,小麦转身就抱住了陆军:“我的宝贝,我想了。”

她说的‘我想’,其实是‘我想要’的意思。

陆军说:“这大白天的……”

小麦哪里肯放,解开毛裤就往下一扒:“别管了,我娘等会才回来,快。”

陆军从后面,采取简易方式,便瞬间与小麦融为一体。

确实,大白天的,随时可能会被人发现,两人却都觉得很刺激。

小麦终于满足了一把之后,幸福地吃着烤羊腿,望向陆军的眼神里,也是写满的幸福。

陆军又将一包四斤的烤羊腿,给小麦匀下来一斤多,拿着剩下的两斤左右,来到余德成家的小卖部时,却见余德成和麦冬两人,压根就没准备酒菜。

陆军惊奇地望了两眼,余德成说:“手里拿的啥?”

枫叶美少女的泛黄时节

金翠则是上前直接俯身闻了闻:“呀,好香。”

陆军说:“这是我从县城捎过来的清真烤羊腿,正好让大家都尝尝。”

麦冬说:“太好了!县城的清真烤羊腿,我还没吃过呢!”

余德成说:“计划有变,刚才余支书打电话过来,说是让我们和一起,去他家喝酒。”

金翠看了看小卖部,显得很纠结:“那我就吃不上烤羊腿了啊。”

陆军连忙递了过去:“那先尝尝。”

余德成翻个白眼:“有那么馋吗?”

金翠嫣然一笑,热切地看了陆军一眼,由于陆军背对着余德成和麦冬两人,她便一手去抓包里的烤羊腿,另一手却悄然探下去,老实不客气地在陆军的关键部位,轻捏了一把,眼神妩媚。

陆军看到她这么嚣张,也不由来了兴致,他一手托着烤羊腿,另一手悄然伸过去,隔着羽绒服,在金翠的胸前轻抓了一把,两人相视而笑,情意绵绵,心照不宣。

连吃了几口,金翠也就连摸了陆军几把。

余德成不耐烦了:“个馋嘴的娘们,这是要给吃完啊?”

金翠一语双关地说:“我就偷吃几口,有啥大不了的?”说着话,下面那只手,又捏了捏。

陆军说:“就让金翠嫂子偷吃点,有啥啊?”

余德成说:“要带去余支书家,剩下的太少,脸上无光啊。”

陆军向金翠舔舔嘴唇,笑着说:“好吧,那嫂子别吃了,改天我再弄过来些,再吃个够。”

金翠满足地舔着自己的手指:“嗯,我肯定要吃个够的。”两人口中所说的‘吃’,显然含义更广。

两人的暗通款曲,走在前面的余德成和麦冬两人都没有发觉,金翠显得乐此不疲,在陆军离开时,还忍不住勾了陆军一眼。

余铁生家里,妇女主任余青岚,第二生产队队长杨占彪,第三生产队队长马二来,都到齐了,不过,这次不同于以往的是,宣传干事麦冬也归属了余铁生这个阵营。

当然,还有几个余铁生的本家男人,也都前来喝酒,这算是庆贺一下余铁生的出院。

余春妮和李兰芝娘俩,忙活着上菜,戴着眼罩的余铁生,连忙招呼陆军三人入座,三人将手中提着的东西,交给李兰芝。

余铁生客气道:“就是来随便吃个饭,带东西干啥?以为我管不起饭哪!快坐下,都坐。”

余德成说:“我和麦冬中午也想一起喝酒呢,正好弄了几个菜,余支书一喊,我们就都把菜也带过来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凑一起吃呗。”

麦冬说:“陆军从县城特意带来的清真烤羊腿,二斤多呢,大伙都尝尝。”

余春妮接过那一包烤羊腿,闻了闻:“嗯,果然是县城清真的味道!我们整理一下,马上就上桌啊!”

她深深地向陆军盯了一眼,跟李兰芝下厨忙活去了。

按照年龄顺序,陆军只能坐在最末的位置,殷勤地负责端茶倒水等。

但大伙对于陆军的倒茶,却个个显露出几分敬意,甚至许多人都在陆军倒茶的时候,还特意站起来以示谢意。

由此可见,陆军在古树屯已经有了不小的威信。

余铁生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一大桌子十一个人,坐得满满当当,本来他已经准备了六个菜,再加上余德成等人带过来的四个菜,总共十个菜,鸡鱼羊肉牛肉都有,还有酱肘子,算是相当丰盛了。

端起酒杯,杨占彪首先说话了:“今天,余支书出院之喜,咱们第一杯酒,先敬余支书。”

陆军也端起酒杯:“哎,余支书,不该出院这么早啊,在医院里多住几天,休养一下才好。”

余铁生叹了口气:“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也不用担心,今天大伙都来了,虽然天冷,可是我的心热啊!来,干了这杯!”

滋!余铁生居然带头喝完了第一杯,李兰芝来不及阻拦,只能嗔怪道:“伤还没好呢,就喝这么猛,不要命了?”

余铁生盯住陆军,哈哈一笑:“男子汉大丈夫,活在世间,命重要还是事情重要?有些时候,就是要豁出命去!”

“好!”杨占彪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老支书,就是这句话。”

麦冬也热血沸腾地说:“对!就是要豁出命去!”

其他人对于突然投过来的麦冬,还有些戒备,虽然都被余铁生激起满脸红光,却没再继续附和下去,只是跟余铁生交换了一下眼神,便仰头喝干了。

经验老到的余铁生,立刻看出了大家的戒心,他端起酒杯说:“第二杯酒,欢迎麦冬来我家喝酒。”

“啊?”麦冬愣了愣,直来直去地说,“我今天过来,就是投诚来了!我以后就加入余支书的阵营,跟那个狗日得杨金堂,彻底划清界限,从此就是敌人!”

余铁生环视一圈,向大家点点头:“嗯,不过,麦冬啊,这句话可就说错了,以后我也不是什么余支书了,我就是个普通的村党委成员了。也别说什么投诚,反正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就是了。”

麦冬说:“好,余支书,这杯酒,我先干为敬。”说完,仰脖喝干,亮了亮杯底,“我知道,在座的有人曾经跟我闹过矛盾,今天,我就借花献佛,借余支书家的酒,向各位陪罪了。”

说完话,他主动为自己倒上一杯酒,向满桌子的人示意了一下,仰脖喝干:“请各位原谅以前的那个麦冬。”

杨占彪站了起来,痛快地把自己的酒喝干:“好!麦冬,咱们就杯酒释兵权吧。”

陆军喷地一声笑了:“杨队长,这叫一笑泯恩仇,那杯酒释兵权,哪跟哪啊?”

杨占彪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对,我就是想说这个意思,不就是弄错了嘛。”

余春妮简直笑得直不起腰来,但她不会纠正这种用词错误,因为这是在自己家喝酒,总要给人留面子。

陆军倒满了第三杯酒,杨占彪站起来,脸色凝重地说:“余支书,今天到场的,都是自己人,我就直奔主题了。今天主要是商量,怎样对付杨金堂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