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免费版剧情介绍

加更求粉红

~~~

杨涛听不懂什么乱七八糟相克相畏的,他皱皱眉,“你拿准了就好,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三爷放心,绝对没问题!”陈皮点头哈腰,信誓旦旦,“……我陈皮就是依靠这个方子发家的,听说没,不久前上京城的广生堂掌柜险些进了大狱,就是我干的。”

“前几天广生堂因治死人被讹了一大笔,差点关了门,就是你干的?”杨涛惊愕地偏过头。

“没我的解药,任大罗金仙来也解不了这种毒,是大夫只要肯接我弄的病人,我保证他们接一个死一个,接一对死一双!”陈皮洋洋自得,目光看向祖宅门口,“不怕她医术有多高,他们到现在还不开门……”语气阴沉沉的,“我就怕她不接!”

杨涛点点头,“……这就好。”感觉身后似有响动,他下意识地回过头。

身后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若有所思地皱皱眉,正要去门口看看,身后陈皮大声喊起来,“……开门了,开门了,她出来了!”念了声阿弥陀佛,“……三爷的这招跪门哭丧还真管用,高,真高!”他朝杨涛竖起拇指,“真不愧是小诸葛。”

杨涛为人阴狠狡诈,上至皇子皇孙下至三教九流都有结交,背后依托将军府在上京城混的也算如鱼得水,人送外号小诸葛。

一把扑到窗前,远远看到祖宅两扇嵌了七七四十九颗金灿灿铜钉的朱红大门被徐徐打开,十几个寒意森森的青衣侍卫护送着一个青衣老者和一个身穿翠绿色锦缎的妙龄女郎缓缓走出,杨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就怕她还跟缩头乌龟似的。不出来!

清纯学生妹童真游玩外拍写真

他拍拍陈皮的肩膀,“兄弟,这次就看你的了!”

陈皮一拍胸脯,“三爷放心,只要她接了病人,准没跑!” 他话题一转,“倒是三爷,焗来这么多病人,果真简大夫大开府门接诊。你可要赔大了!”

这些病人,除了一部分是真心慕名求医的,其他可都是他杨涛自掏腰包答应给出银子瞧病才弄来的。

真抗上了,可是一大笔银子啊。

包间顿时一静。

杨涛嘴角瞥了瞥,她想出手行医。也得先过了今天这道鬼门关!

祖宅门前的哭声顿时一消。

跪在门口的众人仰头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位飘然而至的妙龄女子。

翠绿色锦缎夹衫,葱绿色长裤,一张不笑也带两酒窝的圆润的小脸上,一双灵动大眼忽闪忽闪的,身上珠光闪闪,头上金饰金鳞,就仿佛年画中走出来的人间仙子。

想不到。传说中的将军夫人竟这么小?

一瞬间,众人都忘了呼吸。

“……您就是简神医?”好半天,跪在最前面的老妇人才回过神,“求求您救救我儿子!”

“……老嬷嬷您认错人了。我只是夫人的小徒弟,尊师命和冯爷爷来给你儿子瞧病。”

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被甄十娘刻意打扮了的小秋菊

正门大开,侍卫众星捧月。这般兴师动众出来的,竟然只是简大夫门下的一个小弟子?

这简大夫。威仪到底有多大?

老妇人怔住了,众人也看直了眼。

突然,老妇人嗷的一声叫起来,“你竟然不是简大夫?”又喊道,“我儿子命悬一线,我要找简大夫!”她一发动,身后其他人跟着就哭天抢地嚎起来。

刚静下来的场面瞬间又乱起来。

“让简大夫出来!”

“会医术有什么了不起!”

“出来!”

“出来!”

“……”

人群中也有人起哄。

流浪儿出身,在甄十娘身边呆了那么久,又天天受沈钟磬身上那股随时都会迸发的骇人煞气洗练,秋菊年龄虽小,可面对祖宅门口的哄闹场面却是一点也不害怕,她腰背挺直地和众人对持着,甄十娘端庄威严的气势竟也被她惟妙惟肖地仿去了三分,只见她慢慢地举起手,朝空中啪啪啪拍了三掌,直到场面静下来,才脆生生说道:

“大家也都听闻过,我师父因身体孱弱不能行医,所以才封门隐居的,难却大家百般哀求,今儿才特意令我出来代她接诊……”她转动着美丽的大眼看着众人,“我从小跟在师父身边,继承了她老人家全部衣钵,师父让我代她郑重向大家承诺,若我瞧不好的病,师父自会出面,绝不会让大家多花诊费,大家信呢,就留下,不信呢,就另请高明。”

沈钟磬曾求了万岁令给七皇子瞧病的大夫集体给甄十娘会诊过,甄十娘身患恶疾早已不是秘密,也都知道她之所以隐居在此就是为了养病,听了秋菊的话,想想也是,这么多人求医,果真都让甄十娘给医,不出三天,大约就累死了。

一瞬间,场上大多数人都闭了嘴,尤其来瞧热闹的百姓,大都是本地人,知道甄十娘的底细,先前也是看门口求医的人哭成那样她还不动于忠,未免有些太凉薄,才跟着病人起哄,听了秋菊的话不由纷纷点头称是。

有事弟子服其劳,弟子治不好师父再出手很正常。

这怎么行?

若让这小丫头把人治死了,怎么能毁了她师父在民间的威望?

发现秋菊一句话就让场面一面倒,老妇人慌了神。

“……不行,不行!”她把头摇的像拨浪鼓,“我们一家大老远赶来就是为了求简大夫,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有什么医术,给治死了怎么办?”

秋菊眉头一立,“我说过了,我治不了自有我师父出手,绝不让你花两份诊费!”话题一转,“师父身体不好,一天只能接诊五例病人,她老人家之所以这么安排也是宅心仁厚,想把机会留给更需要她救治的病人!”清亮的语气铿锵有力,秋菊看着众人,“大家说是不是?!”想起甄十娘教的话,又道,“明明谁都能治的小病也硬要找我师父瞧,虚耗我师父的体力,闹得后来的危急病人瞧不上病,这是抢夺别人的机会!”大声蛊惑道,“大家说是不是!”

虽受人指使,可排队的人说到底也都是真有病,贪图省几个买药钱才来这儿排队,对他们来说,只要病好了又省了银子就行,管他是哪个大夫瞧的?

弟子的医术会差一点,可是,有神医师父做后盾,又不多要钱,她们怕什么?秋菊话声一落,立时有人附和,“好!”

尤其排在后面的病人,生怕机会被前面的人抢走,轮到自己时赶上小徒弟治不了,师父又累的没了力气,最后白排了队,不由大声吆喝起来,“好!既然如此,咱们就立下这个规矩,凡是来找简大夫瞧病的人都得先由徒弟诊脉,徒弟治不了时,再请简大夫出手!”

话音一落,队伍后面的病人立时跟着附和。

一时间,叫好声震耳欲聋。

恍然是街头卖艺的耍到了最高氵朝一般。

排在前面的人有些不高兴,可是,后面叫嚣的人太多,这点反对声早被湮没了。

“还是夫人的主意高,顾先生愁眉不展想了几天都没对策,就担心夫人贸然接诊累坏了身子,夫人只教了这一句话,就把这一劳永逸的规矩定了下来!”

看到眼前欢腾的人海,秋菊小嘴弯弯地翘了起来。

“……你师父不出来,你给治死了怎么办?”呼喝声一停,老妇人就叫嚷起来,“后面的人可以这么来,我儿子已不醒人事,危在旦夕,一定要简大夫亲自出手。”

笑话,若真让这小姑娘把人给治死了,一句手艺不精赔了银子就没事了,她们岂不是要鸡飞蛋打?

“我说过,我瞧不了的病,自然有我师父出面!”秋菊语气强势霸道。

她家夫人说过,凡事有一就有二!

若第一个病人就不遵守规矩,以后就还会有人以病重等这样那样的理由不遵守规矩,那这规矩岂不白订了?

为甄十娘今后打算,今天说什么,这个口子也不能开!

“……你给治死怎么办!”妇人逼问。

“我说过了”秋菊语气强硬,“我治不了还有师父!”

“……你给治死了,你师父能担这个责任吗?”见身边的人拽自己,妇人话题一转。

“我……”刚想说能,秋菊忽然顿住,想起出来之前甄十娘说的这家人就是专门来找事的,忍不住就眨眨眼,“我治坏了人为什么我师父担责任?”又问,“难道我答应了,你就让我治吗?”

“这……”

“噢,我知道了……”妇人刚要开口,秋菊想起什么,恍然大悟,“你根本不是来找我师父瞧病,你就是专门来找我师父晦气的!”她瞪着妇人,“你这个病人是不是谁治都得死,所以才点了名让我师父治,到时候好栽赃陷害!”

出来之前,顾彦浦就担心对方居心叵测,这面治好了病人,那面回去后也会把人给弄死,然后抬了尸体来闹事,所以坚决不让甄十娘出来接诊。

见这面已经答应接诊了,对方还推三阻四一定要甄十娘出手,秋菊索性就把顾彦浦的推测当众抖了出来,她咄咄都看着老妇人, “是不是!”

被揭穿了阴谋,老妇人脸色一阵发白。